懒懒

周泽楷中心粉,轮回粉

【周泽楷中心/轮回粮食向】鹅与少年游

好喜欢这篇的感觉

盐故纸:



(一)鹅与少年游
没人知道究竟是王杰希式慈爱病毒会传染,还是蓝雨家小萝卜头自去年出道,这一年间长势实在茁壮到令人担忧,总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各大战队,凡是有青训营配置的,都养成了个定时去自家青训营敦促小朋友们的习惯。只有青黄不接的叶修总在群里遗世独立开嘲讽,劝大家转行去玩QQ农场。


没有人理他,这人手比嘴还黑,自己也刚从呼啸挖了颗成苗回来。
叶神叶神,再怎么神,在关乎胜负与发展的时刻也和所有求贤若渴积极育苗的队长都一样。
都一样,周泽楷当然也不例外。虽然他此刻风华无两,似乎完全没必要绸缪这些。
但其实是因为周泽楷很喜欢亲近小朋友。

轮回青训营的萝卜们的整体年龄和联盟大致衡平,十六七岁居多,这个年纪的小孩,手速基本都没什么大问题,拉开差距往往要依靠长期大量的经验积累。因此再小些的,想要和同期生比肩,往往就是天赋拔萃了。
可惜天才总没那么好找,蓝雨捞着一个便少了一个。
但再少也总有几个。偌大一个训练室,周泽楷逡巡几圈,偶有几个眼里跃跃有光的,便正是少年了。

“请队长指教。” 再转一圈时,便有个子不高的男孩站出来,脸庞生嫩,头发有些干燥地起电,清瘦得撑不起身上的长风衣,掏出账号卡的动作却利索不失尊敬。
这就属于最小的那一拨了。
周泽楷站定,卧蚕弯出温暖的弧度。
神枪手啊,又是神枪手…… 周泽楷看着男孩登录界面眨了眨眼,就把跟在一旁的青训营负责人早递过来的备用卡按在桌子上,直接登录了一枪穿云。
相对于负责人一派习以为常,男孩的表情就复杂多了,看着荧荧仿若发光的一枪,兴奋,疑窦,不解,似乎又想给一枪磕俩。
周泽楷有点抿不住笑,他敲敲男孩的肩膀,“修正场,来。”
这早不是周泽楷第一次开修正操作一枪陪小朋友们练手了,不是没人发问过,费这麻烦事是干啥?但周队自然是另有自己一番说辞的。
“对神枪手来说,”周泽楷面有赧然笑意,眉眼却舒朗,“和一枪PVP的感受……” 


“是和其他任何角色都无法复制的。”


周泽楷很清楚,一枪穿云之于轮回就是图腾一般的存在。即使现在的他已经把梦想攥住了攥紧了连续攥了两年,他也依然记得鲜花加冕两年之前,他也有要只争朝夕的时刻,他也信仰和渴望过些什么,那个时代还没有枪王,但战队的精神,总归是在的。 


只是现在凝聚在一枪穿云上了。
这些想法周泽楷很难讲出来,但是他愿意去做,场上场下,那些他不够熟稔的交际场合也就罢了,人终究不必学会所有的事,可但凡是他能把握的,周泽楷绝不会放着不做。
让穿着不合身长风衣的小朋友去抱下长冠高履的枪王吧,不是很难的一件事,但也许萝卜忽然就长大了呢。

不过就算是顺风顺水的周泽楷,其实也知道揠苗助长是不可取的。
他也就是放松地打几把,男孩还是输得垂头丧气,刷一下拔出账号卡,快得本来想指点下的周泽楷没来得及阻止,只能微微皱了眉。
“我像你一样大时——”
男孩看向队长。联盟门面的确是好看,端整朗秀,唯有眼角挑起一点傲气,但劝诫他人时刻,眼珠又圆溜溜,骨碌着无限真诚。
队长真年轻啊……22岁?23岁?就已经两冠了? 23岁就能“像你一样大时”话当年……
思及此,男孩终究还是不服气,“队长和我一样大时,枪体术能保持几个身位格?”
神枪终究不是近战职业,但周泽楷“无解”的名号喊得震天响,中远程和近身都鲜有敌手,当然就是占了枪体术出神入化的好。
PK开了修正场,一枪的大招再大也大不到哪儿去,周泽楷索性就卡着身位格使枪体术,死咬定住三个身位格,向前一个滑铲把对方铲倒,拨开退后些,子弹又从冷枪中嗖嗖射出来,他的操作灵得只见残影,技能也卡得恰好,小神枪甫准备反射时他的cd也刚好结束,就又一个膝撞打了回去,顺势附带了霸体效果,胜负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枪体术啊……周泽楷其实已经有些回忆不起来了,他被拔萝卜的时候比这男孩还更大些,但也还在网游里打滚,毕竟前些年,荣耀尚没有如今这样普及。
其实这也不太重要……呃,他看了一眼男孩,视线依然死咬着他。他从不擅长胡乱搪塞。
周泽楷认真地想,那时候的荣耀,大概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普遍意义上的“枪体术”。
说到底,枪体术并不为荣耀系统基础设定,仅作为枪系玩家自已摸索和糅合的打法存在,从来都不是什么极易掌握的技术,也并非适合每个玩家,就算在职业圈里也一样,神枪近战的伤害判定总归比远程低,风险则比远程高得多,苦心钻研这个,对于很多并不算顶尖的选手来说并不划算。
周泽楷的枪体术能保证三步身位内进退自如的顶尖水准,也是在他把枪系远程优势挖掘到头的基础上练就的,枪术不够利索的还要搞体术,纯粹送人头。
但周泽楷清楚,就像男孩对这个问题的执着,神枪手对钻研枪体术的狂热,大半都来自于对一枪穿云的崇拜。
他的一枪穿云风衣礼帽,大家便也风衣礼帽,他把神枪吃透了,枪体术尚且出神入化,大家便也恨不得出神入化,像枪王一样。
像枪王一样。
周泽楷继续沉默,他思考了下PK时男孩忽远忽近的站位,从五步左右到七步开外,如同一个从未接触过体术打法的菜鸟,可有几个发动攻击时的选位角度却几乎称得上刁钻——的确是稚嫩的,但也的确是刁钻的。
周泽楷这样想着,忽然想到了一支战队里的另一名神枪手。他决定换种表述。
“职业选手,枪体术身位格平均在三步半到四步半间,”手指虚虚扣了下屏幕上的小神枪,“但……枪体术威力和远近无关。”
是你在使用技巧,不是技巧在操纵你。
“你的动态选位意识不错……这会帮你找到适合自己的打法,”周泽楷眼神认真,“如果是你操作一枪穿云——”
这句意味悠悠的话,到这里就这样停下了。
他边等待男孩的回应边盯着男孩蓬燥起电的发顶,炸毛一样一丝丝翘开,周泽楷实在没忍住,往手心呵口气给他顺了顺毛。
真是很坏,十足吊人胃口,可他也很懂,只说到这里,小朋友便能明白了。再看向男孩的眼睛,燃燃的光还在,火却没那么旺了。
并不是每个神枪都要复制一枪穿云,个人有个人的天赋加成,如果是你操作一枪穿云……
周泽楷歪歪头看看电脑上的小神枪,又看回穿同款风衣的男孩,抿着嘴笑了。

走出青训营门口时,周泽楷手里夹着张荣耀账号卡的卡贴。小朋友送的,背面是荣耀两个澎湃的大字,正面……正面是一大群企鹅,领头那只打了个黑领结,还竖了撮呆毛,后面跟了个长了对笑眼的,端方如老父亲的,俩手插兜的,直男衬衣扣子扣乱的……众鹅成城,走得十分英武。
周泽楷接过时还研究了下这是不是联盟和什么品牌的冬季合作周边,但又仔细看了看这群鹅。
就是轮回,鹅设抓得很准。
事实上,周泽楷早就习惯这战队吉祥物了,但看着小朋友一本正经送的卡贴,还是越看越想笑。
就,的确是很可爱嘛。不过……不过周泽楷到底也没说什么,收下卡贴告别小朋友和青训负责人后,他就向地铁站走,准备回基地,终究是正在常规赛赛程中,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供休憩。
“队长!周队——”周泽楷回头,看到小朋友抓着他的帽子跑出来,“队长,你帽子落下了!”
落下了……
其实也不是……但……也不合适,周泽楷有点苦恼怎么开这个口。他不是第一次来训练营看菜了,口袋里往往放些战队周边小玩意儿,找来讨教的小鬼,随手塞几个,他不太擅长语言媒介表达关心,只希望这样稀松却妥帖的心意也是能传达到的。
结果今天穿了件没有口袋的上衣,当真两袖清风。
周泽楷捻了捻手里的卡贴,也不接那顶帽子,半晌,等男孩眼里升腾起微微的疑惑,他才犹豫着把帽子扣在对方的脑袋上,作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姿态,后退两步,审视般打量着小孩周身。
黑礼帽长风衣,诚心祝福你。
“找到自己的路,是很厉害,但话是那么说啦……”周泽楷的卧蚕软软地欺上眼睛。
“我的枪体术,可以保持三个身位格。”
男孩把压低的帽边重新抬高时,就只看到周泽楷转身后的背影了。他看到队长走远,声音也悠悠走远,只有修长手指夹着企鹅卡贴,在脑袋一侧晃悠悠,晃出一个清晰白亮的三。
“继续加油,神枪手。”


(二)普通直男
“小周的帽子呢?”
到训练营正是饭点,周泽楷也没回宿舍换衣服,径直走去食堂,被拐进视野的江波涛和孙翔捞住。
帽子。周泽楷纠结了一下,败给了懒得解释,“……风刮走了。”
“……哦,是吗。”江波涛笑着眯了下眼,也懒得问破也无风雨也无晴的S市好秋哪来的妖风。一边的孙翔则照例挤兑起周泽楷,“没事,周泽楷的帽子365天一天刮走一个能不带重样。我说真的,退役之后开个帽子店得了。”
周泽楷眼皮一耷拉。

别人卖饼,周队能卖帽子。
并不是轮回土特产的孙翔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还是从方明华口里,据说远比一般小帅哥更帅的周泽楷对衣服的要求远比一般小帅哥更低,但唯有一点,周泽楷相当喜欢各式帽子,运动休闲的搭正装的,遮脸的,勉勉强强遮个后脑勺的,各式各样,储满宿舍的半个置衣柜。
也许是少年时代帅怕了,总想戴个什么玩意儿低调低调,后来则纯是脑袋不顶块布料就不舒服。夏休期轮回临时起意去海边浪一场,猝不及防的周队转了几圈,也要咬牙在海边小摊买一个镶嵌着大红花的草帽扣脑袋上。
“我……队长,你在干什么啊,”看着周泽楷的师奶系LOOK,吴启的表情裂了又裂,还是忍不住抚摸下那朵花,眼泪都要笑出来,“杜明,杜明啊——比基尼辣妹有什么好看的,单反带着没,快来拍拍你最美的队长!”
周泽楷自己摸了摸花,也觉得有点好笑,只能一面躲闪着杜明的镜头,一面无奈告饶,“我要拍广告呀……”
“你们别信他!他晒不黑的!”也不知谁喊。

的确是晒不黑的,周泽楷天生肤白。
他其实真的只是喜欢各式帽子而已。年少时他更内向些,藉此杜绝惊艳的打量与黏着的揣摩,得到不少安全感,出道后站在人海的尖锋上,不得不摒弃性格中一部分内敛的特质后,他也依然想尽可能多的把鲜花与喝彩扣在视野外,那些一窝蜂到来的事物,是很令人醺醺然,但来得太猛,多少会淹没不同的声音,也不符合他的美学。和他极速射出的子弹不同,周泽楷本人更喜欢慢慢接纳一些东西,需要超额负载的,就不必再看了,他始终把自己当做一个CPU有限的普通年轻人。
“因为……很舒服啊。”周泽楷看着孙翔眼里促狭的光和江波涛“好的知道”的笑,跟着舒展开一个笑容。这一刻的S市晚霞万丈,但也普通得和过往几万年一样。
“我饿了。”周泽楷说道。

“周泽楷,那我戴什么帽子好看?”
孙翔真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嘲笑完自己后又强迫自己给他荐帽,周泽楷盯着孙翔漂得灿金的炸毛脑袋不住腹诽。
江波涛正往嘴里塞虾仁,含含混混地阻止孙翔,“别了吧?你不怕毁发型啊?你这刺儿头戴帽子都不用怕刮风吧,羊屁股上的茅刺球,见过没,见过没……”
孙翔:“……???……@#¥%&”
周泽楷眼疾手快,伸胳膊拦住端起江波涛的虾仁就向倒饭口走去的孙翔,开始组织语言。
半晌。“其实是会毁发型……”
“嘁——”孙翔长眉一挑,周泽楷这才发现他连眉毛都漂金了,“这就是正副队联手霸凌现场。”
拿回虾仁的江波涛开心接茬,“小周小周,那我戴什么好看?”
江波涛头毛很顺,头型也很好,男孩戴帽子,头型好才是真的好。老实人周泽楷想了想后,诚恳作答,“你戴什么都好看。”
“…………………………”
“哎!小周,嘴怎么那么甜啊!”方明华坐在过道另一桌,一直听着三个大男孩的对话,实在忍不住笑出来了,“越来越会说话了哈,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我怎么听都觉得这像是再也谈不上女朋友的节奏……”孙翔眼睛快冒贼光了,“江波涛,你危险了!”
“不是,”江波涛本来也被说蒙了,这时看了看周泽楷,“不是的,你看看小周的表情。”
孙翔抬起头看向周泽楷,诚恳的周泽楷正在演绎:笑容渐渐消失.jpg
“我服了,”孙翔对着周泽楷,缓缓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把拳眼转向下,“轮回再也不用担心队长不是直男。”
“挺好的,”江波涛一对笑眼弯成小桥,“现在的人都吃这套,直男撩。”
孙翔笑够了,匆匆占领智商高地,用一种昔日别人看他的眼神怜悯起自家王牌,“还好你长得好看,不然怎么办。”
至此,笑容完全消失.jpg的周泽楷终于想透队友们究竟都在笑什么,他单手杵着下巴,乌黑的眼珠左瞥瞥坏笑的孙翔,又右瞥瞥江波涛,不动了。
这就是委屈了,脸皮薄,委屈也这样不动声色,真是亏得眼睛会说话。


江波涛半真半假夸起来,“我们小周可不是一般人,这么好看的,不管直不直,打着灯笼难找。”



TBC
随便写写,没什么逻辑,但如有与原作相悖,欢迎指正,第一次打这么多tag……

吹爆这个楷楷!太可爱了!!!!你怎么能这么好看!给仓太太打call!

我永远最爱他……

独木舟:

视频戳:av16606482


粉丝视角,私设有。

画手(按视频出现顺序): @青橙___ 、 @回望苍烟合 、 @戊上老远


我所想表达的周泽楷身上或外露或潜藏的特质基本都化作视频语言了,相信懂他的你们会有所感悟。后面那首歌曲,送给楷楷,也送给每一个理智又不失热情深爱着他的大家。希望无论在哪个次元,他的身边都能够围绕更多应有的美好。

生日快乐,我的周先生。


评论领无料!

夜雪:

主催:夜雪、阿齐
画师:鹔霜、Vann爱蓝、又双叒叕(晨昏线)【排名不分先后】
宣图:Garen
材质:双面冰白珠光×3+硫酸信封+封口贴
价格:不存在的,付邮送(会尽量大量发货压低运费价格)
地点:lof内
时间:留言时间在11.24日的中午11.24分后
    (在21点50之前,大家都可以留言,不可以重复留言刷楼)
     晚22点通过随机软件抽取~
数量:50份
领取条件:
1.LOF关注三位太太
2.在指定链接下面评论50字以上,要有关周泽楷生日快乐的
就可以参与抽取啦~

————重点重点重点重点————
无料后面会带上手写ID,真爱的你不会怕ヽ(*´∀`)ノ゚
ớ ₃ờ我觉得,字不好看但是可以看得过去
抽完会在lof公布抽中奖ID,同时中奖的仙女请等待主催的私戳~

发奖时间:12.15前
因为主催是上大学,只有自己一个人打包,
12月考试又比较多,所以发货会慢一些
如果你接受了上面所有条件
主催在这里再次感谢你参与这个活动

这个楷……我已经被迷死了

✧S✦:

我心中的NO.1小周生日快樂!!!!


每個人的生日賀圖都挑戰了一個複雜的題材XD(胃痛)


其實畫豹的時候滿開心的 畫鳥不開心(O)

楷楷十六岁生日快乐!!!!

简直激动的无以言表!这是入坑以来陪你的第一个生日!感动到哭!爱你明天现场拿蛋糕为你庆生!

【周泽楷个人向】掌声响起来

你赢,我们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们陪你东山再起

元不知:

*原著向粮食





孤独站在这舞台 听到掌声响起来 


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多少青春不在 多少情怀已更改 


我还拥有你的爱


——《掌声响起来》



 


(一)


五赛季,周泽楷迎来了生涯首秀,轮回主场。


下台的时候方明华问他感觉如何,他想了想,嘴里蹦出两个字:“太吵。”


 


这早就不是他第一次亲临现场,但真正上台了,他才真正对那种耳机都无法完全隔离的鼓噪感到震惊:场上瞬息万变,一段连击,唰的一下掌声响起;一个miss,唰的一下嘘声又起。好像他们不停地在往观众席撒跳跳糖,喧嚣声在四周噼里啪啦,此起彼伏。


 


方明华有些意外,顿了一下才回复道:“习惯就好了。”


“嗯。”


 


 


(二)


六赛季,江波涛加入轮回。


冬窗的转会向来风平浪静,上赛季首次闯入季后赛的轮回受到不少关注,江波涛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流量担当。那时候沟通脱节是轮回的万能神锅,万恶之源,老板的心头大患,懂行的和瞎扯的复盘贴里的万金油。粉丝们眼巴巴地等着一个大局细节一手抓的战术大师,结果来了一个小战队的新人,主流态度是:谨慎不看好。


 


不幸的是,轮回下半赛季开局惨淡。多轮不胜之后,粉丝和媒体渐渐不再客气,吐槽他们是拿新秀挑战赛的阵容冲季后赛。时有老粉称:轮回锅共一石,新援江波涛独占八斗,队长周泽楷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


轮回众人倒不是特别焦虑,训练互怼吃饭睡觉一如往常,每次开会的时候听方明华灌鸡汤,发现一个问题就消灭一个问题,每天都比昨天进步一点。


一个人是不能被自己的锅压倒的,只能咬牙站起来。尽管暂时被笼罩在锅的阴影之下,只要还有一线光明,就可以继续向前走去。


 


放假前一天的晚上,周泽楷收到江波涛的微信消息,说还想打磨一下配合,方不方便一起加个练。第二天他刚刚踏进训练室,正好撞见公关部经理抱着一摞杂志和报纸往外走,下巴抵在纸堆上。经理抬头看见周泽楷,眉头一跳,往旁边缩了缩。


“……要帮忙吗?”周泽楷退回去拉门。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经理搂紧了那摞纸,侧着身子朝自己那一侧的门抵过去,突然脚下打滑,手下意识地一撑,怀里的报纸杂志撒了一地。


满目狼藉。


刚拖过的地还没干,把报纸的油墨洇出毛茸茸的一圈,粗体大标题里的“轮回阴云”“主场惨败”“何去何从”像是长了毒刺,大喇喇地躺在地上发出无声的嘲笑。


经理和周泽楷两个人都没动,仿佛踩到一个字就会被淘汰出局。


 


“哈罗小周和经理!早上……好……”


两尊石像眼睁睁地看着江波涛若无其事地蹲下来,拎起一张“轮回深陷不胜魔咒 新人难辞其咎”。


 “报纸意义不大,电竞周刊有些复盘和战术分析还有点价值,下次不急着扔。”他把散落一地的纸又垒成整整齐齐一堆,抬起头说道。


“不过经理,我有种预感,他们马上就要被打脸了,你信不信。”


 


三个人一人抱一堆纸扔到门口的垃圾箱,往回走的时候江波涛冷不丁冒出一句:“报纸也不急着扔,下次还是收集起来卖废纸吧,卖两个钱还可以买包QQ糖吃。”


“或者旺仔小馒头。”周泽楷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三)


八赛季的轮回终于等到了胜利,接踵而至的还有粉丝和广告合约。粉丝分颜粉、实力粉和兼而有之粉,广告分网络上的、电视上的和杂志上的。不过其实区别不大,反正粉都分得死心塌地,帅都帅得惨绝人寰。


杂志上的小周英气逼人,抱着杂志的经理热泪盈眶。


于是轮回俱乐部出现一个宛如迷妹藏品展览的前台,也就不足为奇了。周泽楷望着满坑满谷正面侧面的自己,觉得每次路过都是一次尴尬癌脱敏治疗。


……要不还是扔了算了。


他不止一次这样想。


 


杜明举着一本杂志:“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吴启:“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周泽楷……”


 “训练时间沉迷美色,要加练。”江波涛突然从两人身后出现,脸上依然是和善的微笑。


周泽楷刚想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被两人一人抱住一条大腿:“队长饶命啊!后妈虐待小朋友啦!”


照镜子的那个才是后妈。


他忍住了吐槽的欲望,高冷地吐出两个字:“加练。”


 


纵观体坛,那些风神俊秀的少年,被捧上云端之后,多少都有一段飘飘然的轻狂岁月。周泽楷这样的,算个中异数。他一直认为,容颜与浮名今天属于他,明天也可以属于任何一个某某,只是上帝有心垂怜,他便暂时保管。


仅此而已。


 


 


(四)


第十赛季总决赛结束,周泽楷和轮回一行人回休息室待了一会儿,就从选手通道撤回俱乐部。


场馆外的夕阳太刺眼,他用手挡住眼睛,刚要踏出门,走在最前面的经理突然停住了脚步。建筑物的阴影里缩着一个小孩,手里抱着签名本,犹犹豫豫地不敢上前。


经理回头看了看沉默的队伍,叹了口气刚想挥手赶人,周泽楷却走了上去。


 


他回来的时候,杜明吴启吕泊远列队站好,啪啪鼓掌:“太感人了!队长我们都是你的脑残粉!”


江波涛往孙翔背后一拍:“看到了吧!以后学着点!”


孙翔撇了撇嘴:“知道了。”


老前辈方明华开始追忆往昔:“小周刚出道的时候,有活动都躲在后头,能不出声就不出声,能不露脸就不露脸,现在大不一样了。和小朋友讲了什么呀?”


“……保密。”


 


(五)


世界邀请赛打到第三年,周泽楷临危受命,出任队长。


他们在半决赛遇到了东道主。中国队读作卫冕冠军,写作集火对象,主场粉丝打足了鸡血,比赛还没开始就吼出一片黑云压阵。只有角落里飘着几点大红色的头巾横幅,像风雨中一簇跳动的火焰。


那场比赛打得异常艰难,一枪穿云在场上跌跌撞撞地撑到了最后,直到对手用一个舍命一击结束了比赛。


如果结果被改写,不离不弃摇旗呐喊到最后一秒的中国荣耀粉一定会得到至少三秒的特写镜头,但是此刻,他们只是消散在拥抱呐喊的人群中的一点灰烬而已。


 


比赛期间切断一切外界联系,打完季军战之后,种种言论终于无法阻挡,声声入耳。


他们说裁判睁眼瞎,他们说队伍配合不力;他们说周郎老矣,尚能饭否;他们说诸神黄昏,凛冬将至。


 


 


(六)


如何评价中国队止步第三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半决赛?


 [视频]周泽楷被舍命一击中国队无缘冠军


 


轮回队蜜兼周泽楷人蜜强答一发。


看完直播以后,特别心疼周泽楷——两次冲击三冠王朝,两次只差最后一步,尤其这次还是代表国家队。其实中国队这次发挥也算可圈可点,只是对手实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键盘侠是看不见这些的,他们不知道竞技体育里输赢本无定论,他们眼里只有丢掉的第三冠,他们只是喷“这是最差的一届”。


特别难受。




不禁想起一件往事。


我小学的时候跟着老爸开始看荣耀,身在S市,主队轮回,第八赛季彻底沦为枪王脑残粉。第十赛季那年我初三,中考考完之后做了好久的蹲点攻略,打算去找偶像要签名。


结果轮回输了总决赛,我旁边的几个姐姐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大约是想不到他输,更舍不得他输。


所以你看,队伍太牛逼了,成绩太好了,粉丝就容易被宠坏。


 


尽管心里堵得慌,我还是决定执行计划,趁颁奖的时候溜到场馆侧门等着。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等到我要在热气里蒸发的时候,轮回终于出来了。最先走出来的是经理,把我拦住了。


结果周泽楷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对不起,我们没赢”。


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一字不差,我印象实在太深刻。


我那会儿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具体说了啥不太记得,大意就是不论输赢我都永远支持他,支持轮回,说到后来都快哭了。


他跟我说男子汉不要哭,还给我签了名。


 


小时候主队输比赛的时候我真的哭过,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直到昨天,我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刷到了周泽楷的赛后采访。经典的周氏风格,惜字如金:“还想打,还能打”,。


你看我大枪王多牛逼,失败不能击倒他,质疑也不能。


我突然就受到了暴击,把头蒙在被子里,泪流满面。


 


……对不起好像偏题了。我一讲起枪王就话多,请大家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那么最后强行扯回来吧:从数据上来讲,赛后评分和官方奖项摆在那里,这不是最差的一届,他们会变得更好;从感情上来讲,只要战意不老,便有未来可期。


最后想对他们说一句,输了也不用说对不起的,我永远无条件地献上支持和祝福。


祝你们永远武运昌隆。


 


 


(七)


十三赛季,周泽楷生日的那一天,刚好是轮回主场作战的日子。


这场胜利来得并不容易,他在位置上长长松了一口气,与对手握手致意之后,却发现队友都没有离场的意思。


刹那间全场灯光暗下,主持人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准备了额外环节,请大家不要离场。”


“大家知道今天是谁的生日吗?”


他听见全场响起自己的名字,声如雷动。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官方的生贺视频,一个是一枪穿云的比赛集锦,一个是他的个人向混剪。初次登场、夺冠之战、轮回百场、世邀赛,打比赛时的专注侧颜、一字禅的采访视频、举起奖杯时的羞涩微笑……


光与影交织辉映,子弹裹挟着疾风,在岁月里呼啸而过。


 


周泽楷之歌已有无数个版本,但是今天,全场观众唱起了生日歌。


万人大合唱不管唱什么歌都有一种气势磅礴,偏偏这四句最简单的歌词,竟循环出一种温柔与虔诚。


 


他在台边站着发愣。旁边的江波涛捅了捅他,示意他看观众席。


粉丝们举起了一个巨大的灯牌,上面写着:


你赢,我们陪你君临天下;


你输,我们陪你东山再起。


 


有人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轻轻摇晃,然后光点越来越多,如群星闪烁。


他在全场掌声里,走到台中央鞠了一躬。


身后光影绚烂,眼前繁星点点。




-END-



企鹅可爱!🐧🐧🐧有心了

全职高手周泽楷中心站:

【2017周泽楷生贺应援】

为了庆祝周泽楷即将到来的生日,中心站以周泽楷和一枪穿云的名义,通过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助养了两只帝企鹅幼崽和一只成年帝企鹅。行胜于言,愿世界如你一般纯粹❤
​​​祝小周十六岁生日快乐!🎂

小周lof开屏活动需要一万红心,大家多点赞啊

只算红心,不算蓝手,所以可能还有差,加油加油,多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