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懒

周泽楷中心粉,轮回粉

【周泽楷个人向】掌声响起来

你赢,我们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们陪你东山再起

元不知:

*原著向粮食





孤独站在这舞台 听到掌声响起来 


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多少青春不在 多少情怀已更改 


我还拥有你的爱


——《掌声响起来》



 


(一)


五赛季,周泽楷迎来了生涯首秀,轮回主场。


下台的时候方明华问他感觉如何,他想了想,嘴里蹦出两个字:“太吵。”


 


这早就不是他第一次亲临现场,但真正上台了,他才真正对那种耳机都无法完全隔离的鼓噪感到震惊:场上瞬息万变,一段连击,唰的一下掌声响起;一个miss,唰的一下嘘声又起。好像他们不停地在往观众席撒跳跳糖,喧嚣声在四周噼里啪啦,此起彼伏。


 


方明华有些意外,顿了一下才回复道:“习惯就好了。”


“嗯。”


 


 


(二)


六赛季,江波涛加入轮回。


冬窗的转会向来风平浪静,上赛季首次闯入季后赛的轮回受到不少关注,江波涛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流量担当。那时候沟通脱节是轮回的万能神锅,万恶之源,老板的心头大患,懂行的和瞎扯的复盘贴里的万金油。粉丝们眼巴巴地等着一个大局细节一手抓的战术大师,结果来了一个小战队的新人,主流态度是:谨慎不看好。


 


不幸的是,轮回下半赛季开局惨淡。多轮不胜之后,粉丝和媒体渐渐不再客气,吐槽他们是拿新秀挑战赛的阵容冲季后赛。时有老粉称:轮回锅共一石,新援江波涛独占八斗,队长周泽楷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


轮回众人倒不是特别焦虑,训练互怼吃饭睡觉一如往常,每次开会的时候听方明华灌鸡汤,发现一个问题就消灭一个问题,每天都比昨天进步一点。


一个人是不能被自己的锅压倒的,只能咬牙站起来。尽管暂时被笼罩在锅的阴影之下,只要还有一线光明,就可以继续向前走去。


 


放假前一天的晚上,周泽楷收到江波涛的微信消息,说还想打磨一下配合,方不方便一起加个练。第二天他刚刚踏进训练室,正好撞见公关部经理抱着一摞杂志和报纸往外走,下巴抵在纸堆上。经理抬头看见周泽楷,眉头一跳,往旁边缩了缩。


“……要帮忙吗?”周泽楷退回去拉门。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经理搂紧了那摞纸,侧着身子朝自己那一侧的门抵过去,突然脚下打滑,手下意识地一撑,怀里的报纸杂志撒了一地。


满目狼藉。


刚拖过的地还没干,把报纸的油墨洇出毛茸茸的一圈,粗体大标题里的“轮回阴云”“主场惨败”“何去何从”像是长了毒刺,大喇喇地躺在地上发出无声的嘲笑。


经理和周泽楷两个人都没动,仿佛踩到一个字就会被淘汰出局。


 


“哈罗小周和经理!早上……好……”


两尊石像眼睁睁地看着江波涛若无其事地蹲下来,拎起一张“轮回深陷不胜魔咒 新人难辞其咎”。


 “报纸意义不大,电竞周刊有些复盘和战术分析还有点价值,下次不急着扔。”他把散落一地的纸又垒成整整齐齐一堆,抬起头说道。


“不过经理,我有种预感,他们马上就要被打脸了,你信不信。”


 


三个人一人抱一堆纸扔到门口的垃圾箱,往回走的时候江波涛冷不丁冒出一句:“报纸也不急着扔,下次还是收集起来卖废纸吧,卖两个钱还可以买包QQ糖吃。”


“或者旺仔小馒头。”周泽楷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三)


八赛季的轮回终于等到了胜利,接踵而至的还有粉丝和广告合约。粉丝分颜粉、实力粉和兼而有之粉,广告分网络上的、电视上的和杂志上的。不过其实区别不大,反正粉都分得死心塌地,帅都帅得惨绝人寰。


杂志上的小周英气逼人,抱着杂志的经理热泪盈眶。


于是轮回俱乐部出现一个宛如迷妹藏品展览的前台,也就不足为奇了。周泽楷望着满坑满谷正面侧面的自己,觉得每次路过都是一次尴尬癌脱敏治疗。


……要不还是扔了算了。


他不止一次这样想。


 


杜明举着一本杂志:“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吴启:“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周泽楷……”


 “训练时间沉迷美色,要加练。”江波涛突然从两人身后出现,脸上依然是和善的微笑。


周泽楷刚想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被两人一人抱住一条大腿:“队长饶命啊!后妈虐待小朋友啦!”


照镜子的那个才是后妈。


他忍住了吐槽的欲望,高冷地吐出两个字:“加练。”


 


纵观体坛,那些风神俊秀的少年,被捧上云端之后,多少都有一段飘飘然的轻狂岁月。周泽楷这样的,算个中异数。他一直认为,容颜与浮名今天属于他,明天也可以属于任何一个某某,只是上帝有心垂怜,他便暂时保管。


仅此而已。


 


 


(四)


第十赛季总决赛结束,周泽楷和轮回一行人回休息室待了一会儿,就从选手通道撤回俱乐部。


场馆外的夕阳太刺眼,他用手挡住眼睛,刚要踏出门,走在最前面的经理突然停住了脚步。建筑物的阴影里缩着一个小孩,手里抱着签名本,犹犹豫豫地不敢上前。


经理回头看了看沉默的队伍,叹了口气刚想挥手赶人,周泽楷却走了上去。


 


他回来的时候,杜明吴启吕泊远列队站好,啪啪鼓掌:“太感人了!队长我们都是你的脑残粉!”


江波涛往孙翔背后一拍:“看到了吧!以后学着点!”


孙翔撇了撇嘴:“知道了。”


老前辈方明华开始追忆往昔:“小周刚出道的时候,有活动都躲在后头,能不出声就不出声,能不露脸就不露脸,现在大不一样了。和小朋友讲了什么呀?”


“……保密。”


 


(五)


世界邀请赛打到第三年,周泽楷临危受命,出任队长。


他们在半决赛遇到了东道主。中国队读作卫冕冠军,写作集火对象,主场粉丝打足了鸡血,比赛还没开始就吼出一片黑云压阵。只有角落里飘着几点大红色的头巾横幅,像风雨中一簇跳动的火焰。


那场比赛打得异常艰难,一枪穿云在场上跌跌撞撞地撑到了最后,直到对手用一个舍命一击结束了比赛。


如果结果被改写,不离不弃摇旗呐喊到最后一秒的中国荣耀粉一定会得到至少三秒的特写镜头,但是此刻,他们只是消散在拥抱呐喊的人群中的一点灰烬而已。


 


比赛期间切断一切外界联系,打完季军战之后,种种言论终于无法阻挡,声声入耳。


他们说裁判睁眼瞎,他们说队伍配合不力;他们说周郎老矣,尚能饭否;他们说诸神黄昏,凛冬将至。


 


 


(六)


如何评价中国队止步第三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半决赛?


 [视频]周泽楷被舍命一击中国队无缘冠军


 


轮回队蜜兼周泽楷人蜜强答一发。


看完直播以后,特别心疼周泽楷——两次冲击三冠王朝,两次只差最后一步,尤其这次还是代表国家队。其实中国队这次发挥也算可圈可点,只是对手实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键盘侠是看不见这些的,他们不知道竞技体育里输赢本无定论,他们眼里只有丢掉的第三冠,他们只是喷“这是最差的一届”。


特别难受。




不禁想起一件往事。


我小学的时候跟着老爸开始看荣耀,身在S市,主队轮回,第八赛季彻底沦为枪王脑残粉。第十赛季那年我初三,中考考完之后做了好久的蹲点攻略,打算去找偶像要签名。


结果轮回输了总决赛,我旁边的几个姐姐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大约是想不到他输,更舍不得他输。


所以你看,队伍太牛逼了,成绩太好了,粉丝就容易被宠坏。


 


尽管心里堵得慌,我还是决定执行计划,趁颁奖的时候溜到场馆侧门等着。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等到我要在热气里蒸发的时候,轮回终于出来了。最先走出来的是经理,把我拦住了。


结果周泽楷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对不起,我们没赢”。


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一字不差,我印象实在太深刻。


我那会儿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具体说了啥不太记得,大意就是不论输赢我都永远支持他,支持轮回,说到后来都快哭了。


他跟我说男子汉不要哭,还给我签了名。


 


小时候主队输比赛的时候我真的哭过,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直到昨天,我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刷到了周泽楷的赛后采访。经典的周氏风格,惜字如金:“还想打,还能打”,。


你看我大枪王多牛逼,失败不能击倒他,质疑也不能。


我突然就受到了暴击,把头蒙在被子里,泪流满面。


 


……对不起好像偏题了。我一讲起枪王就话多,请大家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那么最后强行扯回来吧:从数据上来讲,赛后评分和官方奖项摆在那里,这不是最差的一届,他们会变得更好;从感情上来讲,只要战意不老,便有未来可期。


最后想对他们说一句,输了也不用说对不起的,我永远无条件地献上支持和祝福。


祝你们永远武运昌隆。


 


 


(七)


十三赛季,周泽楷生日的那一天,刚好是轮回主场作战的日子。


这场胜利来得并不容易,他在位置上长长松了一口气,与对手握手致意之后,却发现队友都没有离场的意思。


刹那间全场灯光暗下,主持人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准备了额外环节,请大家不要离场。”


“大家知道今天是谁的生日吗?”


他听见全场响起自己的名字,声如雷动。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官方的生贺视频,一个是一枪穿云的比赛集锦,一个是他的个人向混剪。初次登场、夺冠之战、轮回百场、世邀赛,打比赛时的专注侧颜、一字禅的采访视频、举起奖杯时的羞涩微笑……


光与影交织辉映,子弹裹挟着疾风,在岁月里呼啸而过。


 


周泽楷之歌已有无数个版本,但是今天,全场观众唱起了生日歌。


万人大合唱不管唱什么歌都有一种气势磅礴,偏偏这四句最简单的歌词,竟循环出一种温柔与虔诚。


 


他在台边站着发愣。旁边的江波涛捅了捅他,示意他看观众席。


粉丝们举起了一个巨大的灯牌,上面写着:


你赢,我们陪你君临天下;


你输,我们陪你东山再起。


 


有人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轻轻摇晃,然后光点越来越多,如群星闪烁。


他在全场掌声里,走到台中央鞠了一躬。


身后光影绚烂,眼前繁星点点。




-END-



评论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