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懒

周泽楷中心粉,轮回粉

一个不好好学习的人的无意义吹周

又被暴击,我楷最可爱!

李清秋:

@未妨惆怅 


*
  语文作业写的我脑瓜疼。要我谈谈吴广这个人,分析他的性格特征。
  我气气。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吹他。
  于是失去梦想的我手痒想吹其他人一波。发现自己很少带小周玩呀,那就吹周一波吧。
 
  
  看很多文,尤其是在黑遍段子体里看见,小周说话残缺不全,需要江波涛来翻译,有时话里还附带一串省略号。
  我觉得这有失公正。
  
 
  周泽楷不善言辞。
  仅此而已呀。
  只是不会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正因如此才更喜欢他。总是微抿嘴角,尾巴挂着清浅的笑意,不爱说话,想要传达的意思有七分都展露于眉眼之间。又是生性温和的人,因而好看的五官仿若潋滟秋水盈盈,尽收眼底的柔光。浅棕的发丝细细软软地耷拉在耳际,唇红齿白,乌羽似长睫下庇着的一双眸子是清越的。简嫃曾在《烟波蓝》有这样的一番描述:“你的眼睛里有海,烟波蓝,两颗黑瞳是害羞的,泅游的小鲸。”大抵如此吧。
  
      
  和他相处即便是彼此缄默无言,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打量他眉目疏朗的模样,却不带尖刻的棱角,你会觉得这个人的一颦一笑都是输送着一句话的,是那种念着绵绵的,甜软的小情诗,细数内容不多,却如果味棉花糖般,融的快,甜味隐晦地热烈,砸吧砸吧嘴,还有余味弥留在唇齿之间。
  我,我,我突然想吃棉花糖了。
  不行,忍着。自己的嘴都控制不好,怎么算得上是周泽楷的女人。
  
  
  仍是方且稚嫩的男孩呀。很容易流露出羞赧的神色,看起来特招人疼。看他垂眸,两颊荡不开的红晕。倏尔有种泛着糖水味儿的,青涩时代独有的,恋爱的感觉。
  那瞬就想着,要拮取春来之际涓涓细流,夏日盛时如火热浪,秋临打着旋儿的轻薄蝉声,冬至寒碜却流离奕彩的料峭雾凇,总之这世间所有我所认为的瑰宝,交错流年里所有的美好,一览无余通通地献给你。
  
  
  然而翻转一面发现,这般如春和煦的男孩,却也能凛冽抉毅。“枪声所响起的地方,周泽楷就是规则。”似万顷波涛之上的掌舸之人,渡大浪却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子弹出膛,激进的星火灼目且热烈。短暂一瞬,如绚烂烟花,灿烂地落色染眸。涵藏良久而迸发。火山熔岩隐忍的在地心流滚,热浪会在顷刻一触即发,势不可挡。
   
   
  这样好的一个人,奈何须垦拓磨砺在实锤钟摆的现世里。对于外界那些或许掺和着恶意的,不纯粹的流言,即便说罢“不在乎”,却还是在某一刻,那些话语仍锐利如脱鞘刀锋,无懈可击。无法组织出华丽的词藻和语言来营造自我保护的庇所,只得无声地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这么好的一个周泽楷。
  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惨了。原地暴哭。
  写个屁作业,不写了。长夜漫漫无心学习,不如做些快乐事——比如与我一同吹周。
  陈涉世家什么的先隔一边去,我迟早和小周创出一个企鹅世家。
  
  
  

评论

热度(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