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懒

周泽楷中心粉,轮回粉

周泽楷与小飞机。

被我们楷楷可爱的说不出话

鸡蛋仔:




    情人节一大早爬起来看电影,翻到The Belko Experiment (贝尔科实验),发觉情色在我的认知里好像从来是和暴力相联系的,手术刀和手术剪,一掌宽的袖珍银色手枪与镣铐都构成色情元素,好像能够理解对武器产生性冲动的男人了,一支漂亮的枪沉默时几乎可以匹敌一位吉普赛美人。


    提及周泽楷,A开玩笑说那周泽楷在你眼里岂不是双倍色情。……不啊,最少三倍吧周泽楷又不止两把枪()


    就觉得小周真是富有力量感的角色,适宜任何场景,站是山川表里,卧是星辰倾泻,儒士青衫也遮不住腰如一捧劲弓,不单看面容,身形体态也是第一等风流的吧。


    可周泽楷显然不是魏晋时木屐的柔弱士大夫,自然也并非养尊处优出落成的傅粉何郎。持白玉笏板上朝堂,当然也能着落拓青衫下江湖,是年轻的战神与春闺梦里人,马背上横刀回首,额发睫毛被血渍黏结,但仍然是惊人的俊秀,是明珠美玉蒙尘,不必拂拭亦能照破山河万里。


    每次这么想完了都能同时冒出周泽楷吃小笼包的场景,应该是夏休期在家下楼吃早点吧!迷迷瞪瞪坐在早点摊上用筷子挑破小笼包的皮儿,吃饭很快,而且也不太顾及形象,年轻人能吃也很正常,枪王在这种时刻就回归生活成了一只很好看的饭桶……饭桶高高兴兴用面巾纸压着嘴角打个小小的嗝,然后上楼开始一日夏瘫。


    哎,就觉得周泽楷还是有一点天真的心性,搞不好会拿投资商给他发的印着自己英俊潇洒大头的广告纸叠纸飞机,卧室里挂着飞镖靶子,他平时喜欢玩的。然后咻——周泽楷牌小飞机正中十环。


    百发百中的枪王躺倒床上,在心里比了个得意的V。



    大家情人节快乐,自己折小飞机啦。

评论(1)

热度(1240)